您當前所在位置:首頁 > 新聞中心 > 綜合要聞

黃河堤內的游樂園,終于拆了!

更新時間:2019-12-12    點擊次數:321次    文章來源:人民網

恢復后的黃河灘區。資料圖片

昔日黃河灘區的違建游樂園。資料圖片

核心閱讀

一條健康的河流長什么樣?水清、河暢、岸綠、景美、人和。

然而,非法采砂、圍墾,違法違規占用河道等行為,與河爭水、爭地,帶來防洪隱患、破壞生態環境。2018年,水利部開展專項行動,提出用1年時間集中清理整治亂占、亂采、亂堆、亂建,解決河湖突出問題。其中,清理整治黃河灘區的“法莉蘭童話王國”項目,成為河湖“清四亂”的典型案例。

已是深冬,站在位于河南鄭州惠濟區孫莊村的黃河大堤上,送目遠眺,灘區依然草木層層,遠處,黃河掩映其間,靜靜流淌而過。

一年前,這里還是一片囂鬧景象:蘑菇城堡、魔法屋五光十色,兒童游樂園里游客熙熙攘攘,硬化停車場內停滿密密麻麻的私家車。這幅景象,與黃河風光實在格格不入。

在黃河灘區建游樂園,潛藏隱患,是典型的河湖“四亂”問題。然而,清理整治并非易事。有關部門聯動打出監管重拳,才最終將違規建筑清除。

一年多下達9次處罰,灘區游樂園依然頂風上馬

黃河大堤向內500多米處,一座占地370多畝的“法莉蘭童話王國”游樂園,在沒有辦理任何規劃和審批手續的情況下,拔地而起。

難道是地方政府“閉眼”放行?事實上,一年多時間內,多部門相繼作出了9次行政處罰。2018年4—8月,惠濟區國土局實施4次行政處罰,要求拆除違規建筑、恢復土地原貌,罰款446萬多元。然而,該公司在僅繳納了38萬多元罰款后,依然我行我素。無奈之下,國土部門4次向法院申請強制執行,法院裁定古滎鎮實施。古滎鎮政府責令停止施工1次,惠濟區環保局立案查處1次,惠金黃河河務局立案查處3次。然而,連續的處罰,依然未能阻擋游樂園開工建設。

這座“童話王國”究竟有何魔力,讓開發商如此鋌而走險?

2017年,古滎鎮孫莊村招商引資,與鄭州某旅游開發有限公司簽訂土地租用合同。這家公司計劃投資上億元,開展“法莉蘭童話王國”項目建設,打造休閑游樂公園。

“開發商相中的就是黃河?!编嵵菔兴趾娱L制工作處處長岳克宏介紹,“這里毗鄰黃河風景區,風光優美,‘玩在黃河邊’成為吸引游客的噱頭。開發商抱著邊建邊批的心態,強行上馬,不到一年時間建成主體工程, 并強行營業?!睋y算,開發商違規建設370.68畝兒童游樂公園,其中磚混結構房屋16處,停車場面積6萬多平方米,傾倒渣土34840立方米,建設圍墻2050米。

就這樣,本應是防洪要地、生態重地的灘區,因為利益驅動,卻成了用來“生金”的工具。

“在黃河灘區亂建亂占,危害嚴重?!焙幽鲜↑S河河務局水政處副處長申家全介紹,灘區其實是黃河河道組成部分。黃河進入下游,河流流速放慢,裹挾泥沙大量沉積,河床抬升,河流向低洼處擺動,來回往復。為了給河流擺動預留足夠空間,“寬河固堤”成為主要措施。面積廣闊的灘區可在行洪、蓄洪和沉沙等方面發揮重要作用?!吨腥A人民共和國防洪法》作出明確規定,禁止在河道、湖泊管理范圍內建設妨礙行洪的建筑物、構筑物,傾倒垃圾、渣土,從事影響河勢穩定、危害河岸堤防安全和其他妨礙河道行洪的活動。

此外,灘區是動物棲息、植物繁衍的家園。游樂園建設中硬化路面、傾倒建筑垃圾等行為,不僅影響黃河自然景觀,更破壞了脆弱的生態系統。

一場清理黃河流域“四亂”的戰役打響。2018年12月7日,最高人民檢察院、水利部聯合啟動“攜手清四亂 保護母親河”專項行動。深入排查、建立臺賬、移交線索,“法莉蘭童話王國”成為重點攻克的“硬骨頭”。

多部門握指成拳,解決九龍治水困境

今年3月開始,隨著機械臂揮動,“兒童樂園”轟然倒地;到6月底,硬化地面拆除。此后,這片曾被亂建的灘區草木新發,灘區原貌基本恢復。

為何此前多部門出手,都未能阻止這個“龐然大物”?

“多頭管理,職能分散,這是河湖‘四亂’問題產生的原因之一?!焙幽鲜z察院第八檢察部副主任羅瑞分析,多個部門都有黃河監管職能——黃河水利委員會的監督管理職能在堤壩以內,地方政府管理范圍內又涉及多個部門,自然資源部門負責土地使用、河務部門負責河道行洪安全、生態環境部門負責環境保護、農業部門負責農用地保護……

岳克宏說,河南黃河灘區存在不少占地面積廣、產業規模大、存留時間久的“四亂”問題,利益主體多元,管理事務紛繁復雜,靠一家難以管好。

“條塊分割還造成執法力量分散,難以有效監管?!绷_瑞說,在清理整治“法莉蘭童話王國”的過程中,鄉鎮政府負責對項目日常監管,只能對企業進行警告、勸誡;河務、國土部門的處罰權有限,沒有強制能力,難以形成震懾效應,才給了違法企業可乘之機。

加強部門聯動,形成監管合力。河南省水利廳河長制工作處處長徐來閣介紹,檢察院、河長辦、黃河河務局及沿河各級政府聯手,排查問題,擬定整治清單,建立“河湖長+檢察長”機制,加強水行政執法與刑事司法銜接;通過立案調查、公益訴訟等方式,督促整改重點問題。

整治“法莉蘭童話王國”是治理監管“大合唱”的成功實踐。河南省河長制辦公室把線索移交河南省檢察院,河南省檢察院將該案指定鄭州鐵路運輸檢察分院辦理。實地勘查3次,組織惠濟區政府座談5次,調取證據2000多頁,詢問證人20多位……鄭州鐵路運輸檢察分院確認項目損害公共利益事實,惠濟區國土局依法全面履行監管職責,但是古滎鎮政府、惠濟區環保局、惠金河務局并未窮盡其法定監管手段,侵害了國家利益和社會公共利益。鄭州鐵路運輸檢察分院副檢察長王軍說:“我們隨后向有關部門下達檢察建議書,要求全面履責,采取補救措施,拆除違建,有效恢復受損土地?!?

明年河南將完成灘區地勢低洼、險情突出的村莊外遷安置

截至11月底,河南省排查出的266個黃河流域“四亂”問題已基本整改,清理河道長度733.256公里、清理違建43.85萬平方米、清理垃圾34.7萬立方米。徐來閣介紹,將繼續探索“河長+警長”“河長+檢察長”“河長+三員(巡河員、保潔員、監督員)”機制,為河湖長提供更有效的監督管理手段。據統計,河南已有5.25萬余名河長上崗履職,2647個省市縣鄉4級河長制辦公室實體化運轉。

河湖嚴監管的背后,是一道民生考題:像孫莊村這樣位于灘區的村子還有1000多個,如何平衡好發展和保護的關系?

黃河灘區既是重要的生態保護區,又是百萬群眾生活的家園?!昂幽宵S河灘區寬5—20公里,涉及120多萬人,灘區既有農田又有濕地保護區,人水爭地矛盾突出,人的生存和生態之間的平衡點難于把握。同時,灘區保護法律法規比較分散,難以形成拳頭效益,加之有些法規條款失之于軟,難以形成震懾作用?!痹揽撕暾f。

堅持生態優先、因地制宜制定發展和保護規劃?!坝袟l件的地區應有序引導灘區居民退出,不僅能緩解黃河防洪壓力,還能還地于河?!鄙昙胰榻B。

據悉,河南省提出,從2017年至2019年,用3年時間將黃河灘區居住于地勢低洼、險情突出地段的24.32萬人整村外遷安置,2020年完成搬遷任務。

宜水則水、宜山則山、宜草則草,探索適合灘區的發展路子。岳克宏建議,列出黃河管理范圍內產業發展負面清單,根據黃河生態保護要求,堅持綠色發展方向,明晰黃河灘地產業發展路子。

據介紹,河南省鼓勵灘區村莊發展紫花苜蓿等飼草產業,預計到2025年,種植優質飼草面積100萬畝,將建成優質牧草生產加工基地。